兄长高闻 郭涛

- 编辑:admin -

兄长高闻 郭涛

4月1日下午,诗人高闻不幸因病在西安辞世。去年秋天他的诗集《如风吹过》分享会暨友情聚会上,他曾对众多亲人和朋友开玩笑说:这也是提前给自己搞一个告别仪式,没想到竟一语成谶。回想起来,今春的2月22日,我和文友经济兄去唐都医院见他竟是他生前最后一面;当时就觉得他每说一句话都要费很大的力气,都是对生命的损耗;手术之后,他进食需要通过鼻子插入的管子。他对我说:“兄弟,老天对我下了重手,我的病情已经无力回天;你看,我过去多胖,如今瘦得不像样子;你要珍惜能跑能走,注意血压,不要熬夜,失眠不好。”

从医院出来,我就预感高闻的生命已经步入倒计时了。回想去年秋天分享会暨友情聚会上见到他时,他面容憔悴,虚弱至极,疲惫不堪,但他还是强打精神。近一年来,他和病魔的抗争是惊心动魄的,他的这种抗争和他的身体状况也反映在他的诗歌和微信动态中。

高闻是我的老友,一个知心的好兄长。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,我们以诗结缘,为诗疯狂。

1989年,黄昏倡议四人出一本诗集《荒街上的四色猫》,我和野牛角立即赞同,高闻却一直不愿表态。黄昏是执拗的人,决定的事情一定要按他的意志去办。记得一个春夏之交的晚上,在野牛角供职的工业局二楼办公室,黄昏苦口婆心劝高闻,我和野牛角两人帮腔,高闻一直坚持不出,我们绝不答应,高闻不停抽烟,最后终于同意出书。不久之后,高桅、野牛角、龙泉、黄昏四人诗集便得以出版。后来,这本诗集便在当时的商州诗坛上产生了影响;自此,我们四位作者被称为“四色猫诗人”。

《荒街上的四色猫》里收的诗各有特色。黄昏的忧郁,野牛角的厚重冷峻,龙泉的明丽,而高闻(高桅)是一个才子,其诗洒脱,并有自嘲反讽的味道。这本诗集的出版,是我们青春期的一次诗意宣泄,在当时那个时代的氛围里,引领了商州乃至商洛的诗歌观念变革,受到了相当一批青年和学生的追捧。

20世纪90年代初,高闻调入西安,他每次回家乡,总要和我们几位知心朋友聚餐畅谈。他是老师出身,有渊博的知识,有严密的逻辑,有深刻的思索,有宽广的视野,有过人的才华,和他谈天交流,真是美好的享受。

岁月如流,青春不再。我们的年龄都过了知天命之年,友情如陈年老酒,越来越醇,越来越香。

高闻2011年出版的诗集《断续》和2018年出版的诗集《如风吹过》是商洛诗坛乃至陕西诗坛的重要收获,是两部富有创造性的优秀诗集。高闻不图名不图利,有意和当代诗坛保持距离,从未向外投稿,但几年来,他的部分诗歌和随笔、小说还是被朋友索去发表在《绿风》《陕西诗歌》《商洛日报》等报刊上,他的诗接地气,关心弱势群体,追求社会公平,有悲悯情怀和大境界;近十年来,他的诗歌里多了厚重的沧桑感,人生的挫败感,这一点也深深地打动了我,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。他对汉语诗歌高贵纯粹的信仰和追寻,他诗歌质地的坚实,都是当代诗歌里罕见的,也是非常宝贵的。

近几年来,我们在微信里互相交流一些看法,我和高闻认识上的共同点越来越多。我比较理解高闻的信仰,高闻宏大正确的历史观,我感激高闻对我思想和写作的影响。

高闻终生追寻理想而美好的人生,骨子里透射着诗意和情怀。他的诗集《断续》《如风吹过》以及他透射着思想光芒的尚未来得及结集出版的不少随笔、小说、对话都是他的心血结晶。

我们都会进入历史,也会告别历史。让我们共同分享这份荣光,共同珍视这份友情,让友情温暖我们诗意的心灵和人生。

高闻走了,但他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,活在我们的记忆里。